淡淡の爱

Weekends:

Day 5 @ Inca Trail

一路上的各种印加以及,走trail最大的好处就是没有人………………

最后一张是导游再给我们讲解当年这些建筑的含义,基本起源于一个三层十字,第一层代表过去(蛇),第二层代表现在(豹),第三层代表未来(鹰)

将十字的各个对角点连起来,代表古时八条印加古道,链接智利,巴西,阿根廷,玻利维亚;古道交叉点位于十字中心,即库斯科Cuzco,当地语言意为“中心”。

我们走的这条从冬起始,途径Sun Gate,是最重要的交通要道。

金字塔代表当时人的阶层,分别是国王(Inka),贵族(noble),平民,奴隶(战败的贵族)

在一片废墟中听历史课还是挺有感觉的www


屹青:

「洱海」


嘿,我陪你一同看海罷。


攝於雲南大理,二零一四年一月


Hasselblad 503CX

Carl Zeiss Distagon T* CF 60mm 3.5f

Kodak Ektar100

穆穆vintage·LoFoTo:

【写在入驻Lofter一周年之际】一年前,带着对摄影的那一点的微不足道的认知,我在各个摄影社区迷茫地游走,试图找寻自己的家,非常幸运地,虽然我忘了什么缘由,总之在5月3日那天,我遇见了lofter,并对她一见钟情。

事情是这样的。大学时因为专业的关系,我算是摸相机还比较早,但大多都是拍拍自己和姐妹们的臭美照,谈不上摄影,也不懂光圈快门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毕业后更是很少拍照。

2013年初,我计划5月开始人生中第一次的欧洲旅行,那时候我还以为,出国旅行这种事我最多五年一次,千万不能不拍照片空手而归。于是理所当然地,和很多决定“这次我要好好学下拍照”的人一样,我买了摄影书开始看。好在2013年2月的那个春节前后我一直在值班,可以静下心来在安静的办公室看完《纽摄》,虽然很多内容还不明觉厉。

理论补了一些,该实践了,三四月份春暖花开,开始试着练习拍些花草。2013年4月我第一次参加了外拍模特的活动,拍下了第一组正式的摄影作品。

有作品了,就该找地方发了,先后尝试了几个论坛,回复不多,最重要的是感觉不对,论坛里多数的人要么太大叔,要么太商业。

后来真的忘记什么原因,我看到了lofter。就像闯入了一个仙境一样,在这里,我看到了太多自己喜欢的照片,它们那么真实、那么年轻、那么唤起内心中那种对生活的热爱。这一刻我很清楚,这个地方,正是我想要的!

这一天我真正爱上了摄影。遇到自己喜欢的风格,才能真正把这份爱好延续下去,否则只能不断被打击,甚至放弃,不是吗?

没错,这些铺垫,我只是想告诉你,如果没有lofter,也许我重新捡起相机的念头只是为了不辜负欧洲旅行的巨额费用而产生的三分钟热情而已。

lofter很年轻、很生活。年轻虽然免不了幼稚,但那种年轻、新鲜、生活化的气息是最最珍贵的宝藏,从中吸取年轻的想法是我最大的收获。(写到这里不要以为我很老,我是87年的:)

于是这一年,我的生活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摄影和旅行成了我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摄影不再为了留下自己的臭美照,旅行也不再是简单地看风景。我辞去了工作,专心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当然也会为了生计拍些不属于自己的照片,但内心中的我始终保持对摄影如同初见一般纯净的爱,绝不改变。

第一年的总结,格外的有意义。也许第二年第三年不会有“哇,一年内我的生活居然改变了这么多”这样惊天动地的感叹。因为对一件事情的认知,越是刚开始去研究它,想法的改变就越大。因此我格外珍惜这个第一年的总结。

一年来,每个月的重要事件我写在了第一张图里。但除此之外,更重要的是下面这些——

我喜欢的作者有许多个,但第一个发私信“表白”的是 @风子武·LoFoTo ,同时也是第一个通过lofter线下见面的网友(别误会,从发私信到见面,隔了有八九个月),第一个通过lofter被约稿是2013年7月,第一次获得lofter邮件及网易首页推荐是2013年8月……当然,还有第一次热度过100,第一次粉丝过千等等事件不一一列举……然后,我正式加入lofoto组织是2014年4月,因此认识了更多的朋友,谢谢你们。

我的旅行照片:

德国  捷克  奥地利  日本  中国

中韩大不同——这种东西你也送得出手?

于是决定无微不至:

前年中秋,我决定要回国一趟。


中秋在韩国是个大节日,叫“秋夕”,是全家团圆的日子,连放三天假。


毕竟是小地方,不需要跋山涉水,放长假意义不大,三天够了。


我本想着三天太短就不回家了,后来禁不住馋虫大动,硬是多请了两天假,回家吃月饼和中秋大餐去。


 


因为是临时起意,准备搭第二天一早的飞机就走,我公婆听说后坚持要拿点东西让我带给亲家,以示节日问候。


等他们送到我家楼下,已是将近半夜十二点半了。


我又是感激又是过意不去,下楼接了礼物就让他们赶快回去了。


 


嚯,好大一个盒子,足有半张书桌的大小,包装精美,一层素雅的花纹纸,外面一层半透明的包装宣纸,还扎着蝴蝶结,盒上写着汉字“秋夕佳礼”。掂在手里,又沉得很。我边上楼心里边想,送了什么好东西啊,这么晚了还特地送过来,一定很贵重吧。会不会是高丽参泡酒?


回家打开一看,蛤?


你们猜,是什么?


竟然是一整套的护发产品,两瓶洗发水,一瓶护发素,还有两小瓶旅行装,旁边还留着好大的空间,塞了些彩色的纸条,放了几朵花。


又重又占地方,肯定带不走,本来行李箱就装得满满的,准备了些礼物要回去送亲戚,洗发水算什么玩意儿啊?


我二话不说,直接拆了往自家浴室放。


老公急了,我爸妈要送你爸妈的礼物,你怎么拆了自己用啊。


那怎么办?


当然要连包装盒拎了带走啊。


这么大盒子,没有行李箱放得下,怎么托运?又是液体,没办法手拎上飞机,怎可能带得走?


这是心意。


重得半死,又不是什么稀罕玩意儿,我干嘛要带?


 


差点就吵起来了。


 


最后拗不过他,拆了包装一瓶瓶地装进行李箱带回来。


顺便将包装存影留念,以证明它们存在过。


 


带回家掏出来给我爸妈一看,他们的反应也是,蛤?亲家就送这东西?


仔细看上面的功效,还是适合细软发质,防脱。


我爸妈不高兴了,怎么,觉得我们脱发不是?用不上,随便扔哪儿算了吧。


 


没敢跟老公和公婆说,只说谢谢谢谢,转交给我爸妈了。


 


不是我公婆抠门奇葩,而是韩国过节确实送这个。


 


全世界过农历的并非只有中国,还有新加坡这样的华人国家,以及韩国。


春节和中秋是韩国最重要的传统节日,只是名字和中国不同,春节叫Seol Nal(没汉字),中秋叫“秋夕”。


讲求全家团圆,还要祭祖,毕竟祖先也是“全家”的一部分嘛。


 


韩国深得儒家文化(韩称‘儒教’)的真传,过年过节送礼,和中国是一样一样的。


佳节将至,百货店、大超市都会推出大礼盒、大礼包,分为用的和吃的。


所谓“用的”,就是我公婆送的这种洗浴用品,洗发水、沐浴露、牙膏等等。


几大瓶子装进纸盒里,旁边放上各种彩色衬纸,可以自由组合,也可以直接挑选店里配好的。


然后现场包装,一层一层又一层,挑选蝴蝶结或其他装饰,装进大大的纸袋里。


送人特别体面。


上韩国网站(比如最大的门户网站naver.com)搜“节日礼盒(명절 선물 세트)”,最先出来的都是这样的礼盒。


长辈给晚辈送礼,有时还送筷子勺子组合。韩国人喜欢用铁筷子、铁勺子。送礼的时候送银筷子和银勺子,沉甸甸的,我反正拿不动。


 


吃的,又有几种。


比如有水果。中秋当季的水果比如梨子,韩国梨又大又圆,汁水丰富,颜色澄黄,是韩国祭祀的必备品。削平头尾,一是为了在祭桌上放稳,二是为了方便祖先食用。梨子价格特别高,一颗大梨子要韩币六七千,大概折人民币三四十左右。一整盒大概十几个,同样搭配精美包装。


还有西瓜。西瓜在韩国可是贵重品,一颗西瓜要一两万韩元,折合人民币七八十,贵的上百。现在送西瓜的人比较少了,而且到了中秋也不太当季,更贵了。五六年前还是很贵重的礼品呢,不少韩剧中也能看到。


也有果篮,随便搭配几种水果,也要一二十万,折合人民币五六百。


再比如,有罐头。韩国人挺喜欢罐头,比如午餐肉、金枪鱼、鸡胸肉,还有泡菜类的,比如腌苏籽叶,也有下酒菜,比如炒蚕蛹等等。搭配一瓶麻油、橄榄油或葵花籽油,来几个罐头,加个包装,也是很受韩国人欢迎的节日礼物。


再比如,还有传统糕点,年糕和韩果。年糕是用大米加盐,然后舂成的,内馅儿多为豆类,比如豆粉或是颗粒分明的红豆,有甜有咸,但外皮基本上都带着咸味,所以我们吃起来不太习惯。一小个一小个,独立包装,有长条形的、圆形的,但放几天容易变硬,所以要尽快吃掉。韩果则更加多样,江米条、蜜饯、油蜜果、柿饼等等,多为甜味,面粉做成的,然后加入麦芽糖,有的酥脆,有的软糯。韩果是自古以来的贡品,同样是个头不大,但包装精美,因为够甜,能够多放上几天。装成礼盒,色形多样,煞是好看,但基本上不太好吃。


再贵重点的,比如有牛肉。一定得是地产的“韩牛”,比一般美国进口、阿根廷进口的贵上一倍不止,真空包装再加精美装饰。像是牛肋排,卷成花卷的样子,连包装一块能卖到十万韩元,折合人民币五六百。有的大礼盒,有十包牛肉,价格能上百万。有的礼盒里搭配上等红酒,价格就更是天价了。


百货店和韩国几大酒店都会推出节日牛肉礼盒。


还有泡菜……好吧,人家是泡菜国嘛。


这一定要买大酒店出的泡菜礼盒,比如酒店内自己做泡菜的新罗酒店和华克山庄,带着乐扣乐扣的顶级盒子,泡菜种类有数十种可供选择,一盒也能卖到三五十万,折合人民币上千。


收到这样的礼物韩国人简直要开心死了。


 


听起来是不是挺惨的?


这都送的什么玩意儿啊?!


 


所以就出现了文章开头的那一段。


 


总之,在韩国送礼是件大事儿,也讲求礼尚往来。只不过送的东西和国内不太一样。


 


我之前供职的公司,到了这两大节日,要准备大量的礼盒打点各相关部门。


礼盒分等级,最贵的、中等的、一般的。


我是负责公关口的,跟媒体打交道较多。各杂志社的社长、主编、相应版块记者,还有政府部门对口的官员等等。一个个打电话,有的人说不要不要,过一会儿用手机打电话过来,说,给我送家里,别送单位,我家地址是巴拉巴拉巴拉巴拉;有的人说,去年那什么挺好,多送一份吧。全部问好后,全部门统计好数量,交领导审核。领导批示,这个人不能送,去年没给我们写多少软文还想拿东西,没门儿;这个人不错,可以送好的。接着节日的前一个礼拜,趁快递还没放假,去领货、打电话叫快递,清点礼物,写卡片……忙得不可开交。


是不是和国内的情况差不多呀?


不过最近韩国政府正在推行最严厉的反腐法案“金英兰法”,有兴趣的童鞋可以百度之。


金英兰是一名大法官,她提出的这项法案中规定了收礼的数额等等,是当下最热议的话题之一。


在此暂不赘言。


 


这些都是比较传统、常见的节日礼物。


现在年轻人送礼可不同,比如送女盆友当然得送名牌包,送盒罐头你试试?


不同的场合,不同的对象,送礼也有许多讲究。


比如,送礼给快要考试,尤其是高考这样重大考试的人,韩国人通常送镜子。


这是因为,韩语中考试的动词和照镜子的动词是同一个,送一个镜子让你好好照(考)。


搬新家后,朋友来的时候往往会送面巾纸和洗衣粉。


面巾纸是干净,擦去污秽的意思,洗衣粉是因为会产生很多泡泡,表达希望主人家越来越繁荣的意思——这个真是很牵强。


我在韩国搬家后,收到的面巾纸和卷纸足足用了两年。


 


韩国送礼也有忌讳,比如恋人之间不能送鞋,说是对方会穿着鞋跑掉,送了就要分手啦。


 


送花则是更普遍而简单的事了。


韩国有几个节日花店生意特别好。情人节(2月14日)的玫瑰、父母亲节(5月8日)的康乃馨是必定要送的,教师节(10月5日)、成年日(5月第三个周一)、毕业日(每年的二月或七月)也是一定要送花的,每到这些日子,学校门口简直花山花海。


 


送礼文化不同,韩国人送的礼物中国人看不上,中国人送的礼物韩国人也未必喜欢。


 


我结婚那会儿,我爸妈来韩国,也准备了礼物要送亲家。


一拿出来就被我老公否决了,最后又带回国了。


我爸妈带了上好的乌龙茶。其实韩国人喝咖啡的更多,顶多喝茶包,对中国茶的了解仅限普洱茶,认为中国饮食那么油,中国人胖子还少,就是因为喝普洱茶能减肥,乌龙茶、绿茶根本不懂。送上好的乌龙茶基本白费。韩国人家里也没茶具,拿水一冲,喝得一口茶叶,确实不懂欣赏。


爸妈准备的重头戏是一对漆器盘子,红色的底色,上面是金色的漆器雕,一龙一凤,各带一个托盘。不过呢,韩国人不爱红色,我婆家又是信基督教的,认为龙是邪恶的象征,更不懂得什么龙瑟凤鸣,这么贵重的玩意儿送了只能塞橱底。


后来在我的建议下,我爸妈改送了茉莉花茶和法蓝瓷,既有特色,又好看,送礼这件大事才算顺利结束。


对了,韩国大妈普遍热爱收集盘子,我看我身边同事同学孝敬婆婆或妈妈,送盘子等瓷器的特别多。


 


送礼这事儿,还真把我吓到过。我结婚的时候,婚礼场上一个个的花圈,在门口一字排开,两边各拖着一条长长的字条,写着署名和祝福语,中间是一个“祝”字,还是白底黑字,而且,各种各样的花中竟然夹着黄菊花、白菊花!每个宾客进门一边道喜,一边掏出一个白包,白色信封大小,上面用黑色的大字写着“祝结婚”或“祝华婚”,不识字的还以为是葬礼呢吧。韩国人不爱红色,婚礼以全白为主,但竟然连红包都搞成白的,实在太吓人了。



中韩大不同——哼,你才没礼貌

于是决定无微不至:

和大多数韩国老妇女一样,我婆婆对中国了解甚少。


在我嫁过去之前,她只跟着旅游团来过九寨沟,以为整个中国都是山清水秀的小农村。


我被她问过,中国有没有地铁,有没有的士车之类的问题,在此先不吐槽。


 


快结婚的时候有次去他们家做客。


准婆婆认真地说:


“自古以来,韩国就被称为东方礼仪之邦,很讲礼貌。你既然来了韩国,就要学习礼貌。”


我心中大骂,呸,你们的礼仪还是跟我们学的好不?!


“东方礼仪之邦”这种名号又是怎么回事?


怪我底线不够低,表情管理能力又不佳,不爽之下随便找了个借口早早开溜了。


 


很后来,才看到一篇文章提到韩国的这个称号,确实不是我婆婆自己捏造的。


韩国在历史上虽然受到外国上千次的侵略,却一次都没有侵略过他国(是因为国力太弱?),也不曾刺激过外国人(这叫崇洋媚外吧!),因而得名。


这和有没有礼貌没关系的好吧?


不过呢,韩国人乐颠颠地把这个称号写入了教科书,全体韩国人对此深信不疑,认为本国是因为礼节繁复,全民讲礼貌而得此名。


 


姑且算是一个误会,但至少我给准婆婆的印象就是“没礼貌”,这点还真是让我挺郁闷的。


在国内我一直被夸嘴很甜,很会做人,怎么到了韩国就变成“没礼貌”了呢?


 


说到礼貌,中韩两国差别还真是挺大的。


最明显的差异在嘴上。


中国人见面多问家乡——“您哪儿人?”“老家在哪里?”


韩国人见面张口就问年纪——“请问你的学号是……?”


所谓学号,是指大学入学的年份,比如00学号,就是2000年入学的,问学号比问年纪稍微婉转一点。


之所以问,是因为韩语里有分明的敬语和非敬语,对年长于自己的人必须用敬语,对平辈用平语,对小辈用非敬语。


长一岁也是长辈。


问好了年纪,就知道该怎么说话了。


年长的一方说,啊,那我就把话放下来了。言下之意就是,那我就不说敬语了。


之后的交往中,不论关系多铁,小辈该说敬语还得老老实实说敬语。


喝醉了酒也不含糊。


几个朋友一起出门,有的比我年纪大,有的比我年纪小,一会儿要说敬语,一会儿要说非敬语,真能把我绕晕了。


 


常被中国的亲戚朋友问,“思密达”是什么意思。


其实“思密达”就是敬语的语尾,表示尊敬、郑重等等的意思。


要是韩国人跟你讲话的时候,用上了“思密达”或“哈密达”,那表示他还是挺尊重你的。


要是用上了“哟”,比如“安捏昂哈塞哟”,也算是比较尊重。


要是都没用,很有可能就是非敬语了。


 


中文中也有敬语,主要体现在单词,比如“您”、“贵庚”、“贵千金”、“贵公司”之类的,但句子的差别不明显。


我老公虽然中文不错,但刚结婚那会儿他一直不敢和我爸妈对话,他老觉得跟我爸妈说“吃饭吧。”这样的话特别没有礼貌。


和小孩说“吃饭吧”,和老婆也说“吃饭吧”,和长辈说的时候怎么能也说一样的话呢?


在韩语中,单就这句话而言,和长辈说的时候,“饭(怕不)”要尊称为“巾几”,“吃(木大)”要尊称为“得西打”,就连后面这个“吧”也要称为“西不西哟”,所以要说“巾几得西不西唷”以示敬意。


对同辈说:“怕木够哟。”


对小辈说:“怕木够!”


说法都不一样。


 


反过来,他对我的说话方式偶有微词。


虽然老公长我几岁,但我仗着自己是外国人,俩人又是在帝都认识的,刚认识起我就跟他说非敬语。


见到他父母时,虽然很注意和他父母用的敬语,但对他我照样大大咧咧地说非敬语,他们全家人都吓了一大跳,这小姑娘跟我儿子怎么这么说话,所以“没礼貌”这个印象就这么坐实了。


 


再比如中文里的第二人称就是“你”,对爸妈也说你,对老公也说你,不是挺正常的嘛。


尊敬的时候说“您”,但一家人之间称呼“您”多见外啊。


在韩语里,第二人称有好几个,其中也有一个“你”,发音也一样,但是用于称呼比自己年纪小的人,而且带着点不礼貌的意思。


要是夫妻之间用上这个字就有点要吵架的意思了。


但我用这个字用得特别习惯,毕竟和中文发音一样。


中文里称呼对方父母,说你妈妈,你爸爸怎样怎样,也不算是特别没有礼貌吧?


但韩语里一定要说“咱爸”“咱妈”(东北人是不是也是这么说?),身为南方人的我就觉得挺别扭的。


好在我们如果因为这样的问题起了争执,能有个“两国文化不同”的挡箭牌,更容易想开,想说算了算了,跟他(她)一个外国人计较什么呢,就过去了。。


 


但在外面就不一样了,人家可不这么想。


刚去韩国,我读了语学院。


一回韩国老师特别生气地说,中国留学生最没礼貌。


理由是老师下命令的话,中国留学生都会不停地说“嗯”。


——把门关一下。


——嗯。


——明天一定要早点来。


——嗯。


这在中文里看来很正常的对话,在韩国老师耳里非常刺耳。


因为“嗯”在韩语里就是非敬语,是跟小辈说的,敬语应该说“内~”或“耶”。


中国留学生点着头,说嗯嗯嗯,知道了,嗯嗯嗯,没问题,态度多好啊,在老师听起来就是“这小子竟然敢对我说非敬语!”


 


除了嘴上,还有腰。


点头哈腰是韩国人生活的一部分,只比日本人不那么严重一点。


见面打招呼、临走道别、拜托别人、感谢别人等等,总是要弯弯腰。


弯得多了连我都习以为常。


有次回国在路上见到爸妈的朋友,我习惯性地一弯腰,倒把人家吓了一跳。


 


中国人在韩国普遍被评价为“没礼貌”,不管是游客还是留学生,说起来还真是有点委屈。


毕竟怎么样才算是有礼貌,标准不同,行为举止自然也不同。


更何况我们的教育里关于“讲礼貌”的部分的确少之又少。


我家对面有个小学,每天早上校长带领几个小朋友在校门口,每进来一个学生都会鞠躬。


校长是五十几岁的大叔,每次鞠躬都非常到位,面带笑容,一刻都不马虎,一天都不缺席。


所以进校门的小朋友也要乖乖鞠躬打招呼。


如果哪个小朋友随便点个头想蒙混过关,校长会叫住他,让他重新来。


有一回我在超市偶然遇见他,觉得面熟多看了两眼,他马上对我微笑点头。


我根本就不是孩子妈,也没进过那所小学啊,顶多在阳台上眺望过几眼。


我赶紧也点头回礼,从此之后每次见到他都会打招呼,他应该是看到有人跟他对视都会打招呼吧!


回忆我自己受教育的过程,一路也算是明星小学、重点初高中,最多有教导主任站在门口抓有没有带红领巾,有没有穿校服,从来不曾见过老师跟学生问好。


这就叫言传身教吧。


 


韩国不仅家里强调、学校强调,社会氛围也十分看重“礼貌”。


“尊老”是最基本的礼貌之一。


所以老人家在韩国真是相当的嚣张。


地铁里有爱心座,是老人家和孕妇的专用位置。


平时就算是车厢内再挤也多半是空的,实在累了坐一下,看到老人来马上得站起来,让给老人家坐。


要不然老人家可是不客气的,骂几句还算小事,有的会直接动手把年轻人拉起来。


我就有看过不太显怀的孕妇被老人家一把拉起来,委屈又不敢吱声。


所以最近爱心座后面都会贴一个提示,早期孕妇也可以坐,应该是贴给这些可怕的老人家看的。


 


老人家看到不顺眼的,比如中学生躲在墙角抽烟,或是年轻人在公开场合搂搂抱抱卿卿我我,是可以直接上前教训的。


年轻人通常也不敢多说什么,基本上都是默默离开现场,不敢辩驳。


陌生的大妈和大爷随时跟你搭话,也是不能不理的。


有回在地铁上,一个大妈坐我旁边位置,自言自语地说,也不知道现在是几点了。


我没理。


过一会儿觉得有点不对,一看人家正瞪着我,等我给她报时呢,囧。


 


老人家之间也论年纪排辈。


如果两个老人家杠上了,吵到后面吵架的内容基本都是,你是哪年生的,你算老几……


更老的那个自然嗓门提得就更高,更理直气壮了。


 


最搞笑的是的士司机。


和国内不一样,韩国开的士车的多是四五十岁的老人家——唔,其实现代社会四五十岁也算不上老人家,不过跟二三十岁的年轻交警比起来,他们年长得多了。


这些老司机开车都相当凶猛,随意换车道,猛踩刹车,故意压线等等,交警要是上来劝阻,老司机们一口非敬语,一脸傲慢,大有“你个小辈还能拿我怎么样”的气势。


交警也只好好言好语地劝说两句,就算了。


 


这种社会风气的形成,虽说是因为儒家文化的影响,但在韩国的“发扬光大”下,也稍有过头了。


上回韩国飞机出事情,咱们不少同胞遇难,据说事故原因也和这种风气脱不开关系。


一架飞机上有两个飞行员,机长和副机长,机长在驾驶飞机的时候如果有什么遗漏或是不小心,理应由副机长指出,副机长也有一定的控制权,在发现危险的时候可以做出一些补救措施,以保证飞机的安全。


但韩国的机长通常年长于副机长,资历肯定也更老。


年轻的副机长出于“礼貌”,只能拐弯抹角地提醒,也不敢私自做出什么决策。


机长也不肯听取比自己低一级的副机长的意见,最终导致了事故的发生。


当然,这是一种说法,我非专业无法断其真伪。


但这种说法毕竟不是空穴来风。